【连载】跟着感觉走-瓦尔德内尔传(6)

2013年11月18日21:18:51 1 3,130

模范父母      【转载自国球汇微信公众号】

     瓦家两兄弟在平时俩人自己训练时也计分。他们觉得这很好玩。后来国家队的瑟塞尔对乒乓球报记者说:“平时训练计分有许多好处。”兄弟俩知道后,觉得更有道理这样做了。

比赛时,两兄弟都想赢,如果输了就会流眼泪。哥哥流多些,弟弟流一会儿就会擦干眼泪,他生气多于伤心。很快,他就会问下一次比赛什么时候开始。有一次比赛,兄弟两争冠亚军,哥哥最后赢了冠军,弟弟屈居亚军。弟弟生气了,对着妈妈大叫:

“你向着哥哥,我看出来了!”

“我当然没有!我对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妈妈说。

当然,对哥哥来说,赢了弟弟总比输给弟弟更受用。

斯帕瓦根俱乐部的领导人认为瓦家是模范父母,他们从不强迫兄弟俩为了比赛去训练,而只是让他们自己增长对乒乓球的兴趣。

“凡有比赛,他们这对父母是一定要到现场观战的。”俱乐部当时的老总及A队队长宫纳.温布兰特回忆道。“这对父母管接送,并不断鼓励、支持、安慰孩子。但从不干涉球台上的事。他们从来不会要求我们给兄弟俩提供更好的训练或其他好处。

他们还参加俱乐部的董事会,帮助乒乓球队做各种杂事。他们总是教育兄弟俩要做好孩子,要守时,不要挑剔、小气,要随和大方,要喜欢训练,不要抱怨。

小瓦9岁时,被挑中参加瑞典乒协办的集训,集训地在外地,小瓦当时还不习惯远离家里及父母。妈妈玛丽安娜本来准备坐火车接他回家,后来却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在集训地边的一个旅馆下住下来陪儿子。

“星期五有比赛。”小瓦说:“我不能错过!”

老瓦传6-1

各方面都要比赛

1975年小瓦10岁,参加了男孩11岁组的全国比赛,并获得了第一名。这引起了瑞典乒乓球界的注意。著名的体育记者本特.阿尔博姆当时写道:“真是一大发现。”

瓦家两兄弟仍热爱乒乓球,他们参加各种乒乓球集训。如果双方在决赛中相遇,他们决不会因为自己输了而生气。乒乓球已将兄弟俩紧紧地连续在一起。如果弟弟在比赛,哥哥坐在观众席上,当弟弟打了一个擦边球时,哥哥会站起来代弟弟向对手叫道:“运气球!”假如是弟弟坐观众席,哥哥打比赛时被警告,弟弟又会为哥哥难过得不得了。

兄弟俩一天到晚比赛,用不同的球拍,不同的规则,或用左手等等方式来比赛。有时说好10分一局,但当哥哥打到10比9时,弟弟会耍赖说离场者作自动放弃处理,哥哥只好让着弟弟,再接着打下去,以15分满分。但如果哥哥对弟弟是15比14,那弟弟又会闹着要继续打下去......

“我们以这些比赛的胜负来决定谁去准备早餐,谁去收拾餐具,谁去市场买菜,谁去整理床铺等等。”哥哥凯说:“我们甚至以比赛胜负来决定谁把我们俩的包背回家,等到弟弟发现哥哥的包比自己的重以后,他再了不干了。”

老瓦传6-2

 

 

首次参加全国联赛

一直到哥哥13岁,弟弟11岁,兄弟俩的水平是相当的。但自那以后,弟弟便越来越厉害,开始可以与年纪比他大的、已成熟稳定的高手们对抗。

1977年10月,小瓦刚满12岁,他就顶替了生病的A队队员汤米.安德森首次参加全国联赛,与瑟塞尔、拉格菲尔德及“苹果”一起代表所在俱乐部去索德汉姆打客场。结果斯帕瓦根俱乐部以4比8输给了索德汉姆。

才140公分高的小瓦很快就被观战的510名观众所喜爱。他与对方第二号选手革兰.奥斯特打得水平相当,但最后还是输了两场单打及一场与“苹果”配合的双打。

“我原本就没指望会赢。”事后,小瓦对采访他的晚报记者说。

“你紧张吗?”

“有一点,其实,我可以打得更好一些,有几个球没打好。”“以后想不想当乒乓球选手?”“当然想!我的偶像是斯德伦.本格森。“

在这之后不久,小瓦代表自己的俱乐部去打哥德堡的林内俱乐部,他以7:21,21:19,22:20打败了对方的丹尼斯.彼德森而首次在全国联赛上获胜。

彼德森张开双手对球场边观战的队友说:“跟这还没长高的人没法打嘛,连他人在哪儿都看不见。”

在观众席上的妈妈玛丽安娜一直很紧张,比赛结束后,她问小儿子:“你怎么跟他的比分拉得那么近,把我紧张死了。”

“如果到了17:17,你就可以保持平静,因为对方一定已经很紧张了,我就可以连打几个球决胜。”

这时哥哥凯插话说:“我发现我和弟弟有着根本性的区别,我弟弟在技术上没有缺陷,他可以在这一局学一样新的东西,下一局就应用上了,我看出弟弟在乒坛上前途无量。”

 

善于调整打法

这时期,瓦尔德内尔除了具有良好的球感、好钻研、自信心及好胜心都很强之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善于调整自己的打法,从而适应对手并进而制裁对手。

在对付高手时,他会极大地发挥,提高他的技能,并靠寻找对手的弱点来取分。但在对付弱手时,他会放低自己的水平。他不像“苹果”,他没有固定的打法,他总是在比赛时根据需要来决定打法,能赢就行。所以,有时他会因留的余地太小,而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地输给比他差很多的选手。

也许是这些技术水平上的波动令他自己很生气,他不像哥哥那样总是在赛场上表现出良好风度,凯无论面对怎样的胜败荣辱,都能将感情控制好,从不向对手或裁判发火,而小瓦那时只一心求胜,输了的话,他有时会因失望而用脚踢球台,或把球拍丢到一边。

有一次,小瓦因这个动作被裁判给予警告。赛后,妈妈生气了:

“你这样太丢人了,向我保证以后再不做了!”

“不,妈妈,我很难保证!”

另一次比赛后,爸爸阿克因为小瓦台风不好而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爸爸是难得发火的。”瓦尔德内尔后来回忆道。爸爸发火就意味着你做得太过分了 -- 你只有乖乖认错,并为自己的过错羞得像狗一样。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小猫不理 1

      再来顶顶,支持天雪发的好文,支持草根乒乓~ :ra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