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跟着感觉走-瓦尔德内尔传(29)

2015年7月13日16:56:31 发表评论 2,600

兄弟情

当瓦家两兄弟认为乒乓球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东西时,他们的父母就把家庭的业余时间用来围绕着乒乓球转了。孩子们还小时,父母总是去看他们的每一场比赛。当孩子们大一点时,参加甲级比赛的时候,妈妈负责为他们提供咖啡,爸爸则成了俱乐部的物品管理员,乒乓球是整个家庭的兴趣,也是他们聚会的中心,这种生活成了瓦家兄弟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到了1997年,瓦尔德内尔已是个有着15年职业乒乓球生涯的运动员了,而哥哥凯在他21岁的时候搬到了埃及的斯基尔斯蒂纳,在一家名为班达的乒乓球公司工作了9年,起初当销售员,后来负责开发新产品。班达公司1974年开始就在物质和经济上一直支持兄弟俩发展乒乓球事业,到了1996年,哥哥凯成了瑞典乒乓球少年队的领队,不断为国家队输送人才,力争使瑞典乒乓球水平一直处于世界前列成了他的目标,虽然那时可能包括弟弟瓦尔德内尔在内的一代乒乓球国手们都已经退役了。

兄弟俩都非常尊重对方,并互相关心、欣赏。哥哥和弟弟的分工是很典型的:哥哥对家庭很尽责尽力。而小弟弟则有些被庞坏,总是把自己份内的事情管好,其余的就留给哥哥。

我认为瓦尔德内尔把这种弟弟角色一直带到了和哥哥不一样的事业道路中去,先是和“苹果”的关系。“苹果”已经有几百次开着车到瓦尔德内尔家中接他一起去比赛或训练。他和“苹果”的这种兄弟情结一直持续到后来他们进入国家队。在国家队,瓦尔德内尔和其他队员也保持着弟兄般的感情,他们一起训练、比赛、旅行,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家人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还长。又如林德,他一直是瓦尔德内尔玩牌、玩游戏的弟兄,而他和佩尔森这“势均力敌”的两兄弟始终在“内斗”,他俩一直在比试,看谁是最优秀的球员,一直到1992年瓦尔德内尔取得巴塞罗那的奥运冠军。

身为弟弟,瓦尔德内尔对其它与乒乓球无关的事情都不太重视。他至今都没有拿到驾照,家中的传真机已经坏了很久,就像他那把坏了扶手的椅子一样,无人过问。还有其他一些日常事情像付帐单、房租,他一定等到要火烧眉毛时才去解决。

 

收支平衡

1990年在斯德哥尔摩体育学院做过一次调查,用以测量一名运动员在一场比赛中有多大的吸氧量。在国家队中,队员们平均耗氧量为最大吸氧量的46%,瓦尔德内尔的最大吸氧量是全队最高的,74.4毫升/公斤/分钟,但他在比赛中的耗氧量仅需34%,是全队最少的。

拥有最大的吸氧量,而用得最少,就能说明为什么瓦尔德内尔在一场比赛接近尾声时也不会露出疲惫之态,而是越战越勇。保持平衡,移动时的轻柔感和打球时的轻松感也使得对他那好像专为乒乓球运动而打造的身体损害降到了最低。

多变的打法

瓦尔德内尔赢球的大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他战术的多变性。他丰富的想象力都是在球桌旁表现出来的,他对打球的理解力也是乒坛少有的。极好的技术,良好的球感,以及有着将以上优点发挥到极致的本领。

“他打球时能充分利用各种可能性。”斯特兰.本格林说,“他总是能把球打出不同的旋转、速度、落点,节奏也总是在不停地变化。他组织进攻,总是调整球过网时的高度,防守则有时用力推挡,有时又无力得令对手防不胜防......”

瓦尔德内尔是个全面型的选手,没有哪种打法会令他头痛,他可以和各种类型的选手打。对于瓦尔德内尔来说,世界上只有两种打法:好,或者不好。

发球

瓦尔德内尔的发球让很多对手都感到害怕,他发球时球抛起来的高度、手臂力度、以及击球动作和球的落点总在不断地变化。”瓦尔德内尔不断变化着的发球,总让人有处于下风的感觉。”德国选手罗斯科夫这样说。

瓦尔德内尔的发球速度很快,他往往在球拍移到身体的前方时击球,在击球的同时往前跨一小步,以此来提高球拍在发球瞬间的速度,他的下臂及手腕很有力量,发球时击球很猛。为了给对方视觉制造假象,他发球时用左臂遮掩击球瞬间,并且在击球后,右手在球拍角度及手的挥动路线上做夸张的假动作。这样对方从判断来球性质到还手击球的时间就缩短了。这些击球后的假动作还会令对方上当--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手臂动作却是不一样的发球

“发球得分太多了也不好。”瓦尔德内尔说,“发球直接得分当然可以节省很多体力,但我发现自己经常太快打入1/8赛或1/4赛,这样碰上难度高的比赛时我就会因一下子不习惯艰苦漫长的回合战而失利。”

一直想赢的人

瓦尔德内尔14岁时曾在中国进行训练,在他的行李中一直摆放着一双新袜子。教练安德斯.约韩逊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在上海呆了6个星期,这双新袜子仍躺在行李箱里,连包装都未曾拆开过。回国后,他便去问瓦尔德内尔的妈妈,妈妈说:“瓦尔德内尔要等到世乒赛决赛才穿,你一定要保密。”安德斯.约韩逊把这个秘密一直保留到瓦尔德内尔第4次参加世锦赛决赛。

当年的瓦尔德内尔就有这样一个坚定的信念:有一天他能参加世锦赛决赛。代表这个信念的这双新袜子就被他一直放在身边的背包里。你可别小看了这双新袜子,从那以后,它不止一次地伴随瓦尔德内尔参加世锦赛决赛。我们在心理上认为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体能上的表现,这可以在运动心理学上找到依据。瓦尔德内尔从未刻意地进行心理训练,也从不相信算命之类的事情。

再举一个例子:瓦尔德内尔总爱看自己的比赛录像。这有助于他研究分析各种对手。但有一点,他只看自己赢的比赛的录像。

“比赛失利的录像他从不看。”哥哥凯这样说,“如果我们在边看录像边聊天,我提出要看那场他失利的比赛录像,他就走出房间去干别的事情。”

“如果比赛失败了,我对那些马上跑到我面前要跟我分析原因的人起反感。”瓦尔德内尔说,“绝大多数的时候我都知道自己失败在哪里,实在没心情再去说它。或许过一会儿,我自己会和教练交换看法,如果我有这个需要的话。我会自己总结经验,而且很快就会忘掉失败,因为我很快就能找到下次再赢的机会。”

而胜利总让瓦尔德内尔铭记在心,这就更增添了他对自己的信心。

爱开玩笑的人

爱开玩笑是瓦尔德内尔的一大爱好,他对自己那些没有晋剧意的游戏很是得意。

“吉士伯.帕纳维克(高尔夫名将)在今天的高尔夫大赛中比标准数少打十击。”

“是真的?”

或是当国家队在品勒奥参加比赛时,忽然“苹果”在酒店房间接到从总台打给他的电话:“大厅里有两个来自‘快讯’的记者要采访你。”

“好,我马上来。”“苹果”在大厅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瓦尔德内尔一脸得意的笑容。

乒乓球桌对一个爱开玩笑的人来说是太合适了。这个2.5克重的小球在球桌上千变万化,在很大程度上,每次得分都是一个胜利者一次成功的“捉弄人。”看到别人被自己轻易“骗过”而产生的这种满足感,对老瓦的乒坛生涯中不断创新、求变是有很大促进作用的。

“特别当他变幻莫测的发球甚至‘骗过’一些中国选手时,他那种快乐简直无法形容。”教练安德斯.通斯特罗姆这样说。

老瓦在他的职业运动员生涯中逐渐学会了不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就算失利时也不例外。这样就给对手一个信号:你这局赢了也只是个偶然,我老瓦才是最后的赢家。

“瓦尔德内尔从不怀疑自己。”卡尔松这样说。他宁愿因自己的失误造成对方得分,也不愿对方主动找到机会得分。这就让对方产生一种感觉:不是他赢了比赛,而是瓦尔德内尔输了。

比赛后,瓦尔德内尔至少在公开场合很少流露出失利后的失望心情,在他身上几乎有一种亚洲人的特质,那就是:不能在别人面前丢面子。

在1997年世乒赛上,对萨姆索诺夫的一场决赛就很能说明问题。当第二局比分进行到11比6时,这位白俄罗斯选手发了一个球后,以为瓦尔德内尔只能朝他的反手位打来,但老瓦却回了一个又快又长而且球线相当直的接发球,并打到了他的正手位。

“我当时什么也没想,我只是感到,他一定在反手位用正手来打了,我没有看到他准确的动作,只是感觉如此,事实证明了我的感觉。”

瓦尔德内尔用他的成功来说明: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他告诉我们一个远远超过乒坛范围的道理:

      相信你的感觉,
      寻找机会,
      发挥你无穷的潜力。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