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跟着感觉走-瓦尔德内尔传(21)

2015年7月5日16:15:15 发表评论 1,934

曼彻斯特之后 -- 问题重重的一年

2001年8月底,瓦尔德内尔刚从日本打了几场比赛回来,一个新的赛季又开始了,这是他活跃在世界乒坛的第20个赛季。过去的一年是他整个乒坛生涯中至今为止表现最差的一年,没有进入欧洲十二强赛;在瑞典全国团体赛上,他所在的俱乐部‘卡尔玛’队令人意外地输掉了半决赛,而他本人在该半决赛上只为俱乐部赢了一场单打,其余的三场全部输了。

在大阪举行的世乒赛上,他打团体赛时表现得很好,赢得了全部5场单打,为瑞典队夺得团体季军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单打却不如人意,在1/8决赛时就输给了白俄罗斯选手萨姆索诺夫。

瓦尔德内尔赛后说:“如果不是在最佳状态下,迎战萨姆索诺夫是很难获胜的,他打得非常稳,不会轻易失分。”

要让瓦尔德内尔在失利后作出解释是不容易的,在大阪世乒赛之前我去采访他,聊了好一会儿后,他说悉尼奥运会之后的时间是他乒坛生涯最不好受的日子:“一年之内有四场大赛,这给身体上精神上都带来了极大压力,先是1999年秋天的单项世乒赛;2000年2月的团体赛,4月份又是欧洲锦标赛,夏天又赶去悉尼打奥运。奥运之后我回到家里时感到筋疲力尽,对乒乓球产生了厌倦情绪,找不到打球的动力,现在大阪世乒赛在即,而我仍没有找到能鼓励我去迎战的动力,往常我总是在大赛前三个月就能找到这样的动力。”

多年的各项大赛事累积起来开始给这位35岁的老将带来种种操作:去年先是腰有问题,然后是右肩,再后来是膝部。瓦尔德内尔说:“伤痛令我不得不减少训练,体能及技术训练都减少了,这必然导致上场表现得不稳定,有时一眨眼功夫就连丢七、八分。”

我说:“你老啦!”

他答:“反正是不会越来越年轻了。”

差5分不能第5次进入单打决赛

1997年曼彻斯特大胜之后,瓦尔德内尔又于该年获得日本公开赛的冠军。这以后他就没有在国际性大赛上获冠。这表明他称雄世界乒坛的辉煌期已告结束。他虽然仍是乒坛精英,但已不是最优秀的那几个,在最近的一次世界排名上,他只位居第11 -- 这是他自1983年来第一次没进入前十名。在曼彻斯特世乒赛之前,瓦尔德内尔技术超前,因而在对付最厉害的对手时仍在技术上占优势,曼彻斯特世乒赛之后,这优势就没有了。

在曼彻斯特之后瓦尔德内尔仍能显示老将雄风。1999年世乒赛的男单比赛中,他在1/8决赛时打败法国的勒古,以21:14赢了决胜局,在1/4决赛时,他以21:15的决胜局比分打败孔令辉。

“对孔令辉那场比赛打得很激烈,我打完最后一个球后,连汗毛都竖起来了,一方面是因为胜利之后的喜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发挥得好而激动。”瓦尔德内尔赛后说。

半决赛的对手是马林,前二局瓦尔德内尔发挥得很好,以21:18、21:14取胜,第3局瓦尔德内尔以16:11领先,还差5分就能第5次进入世乒赛单打决赛了。但突然之间形势大转,瓦尔德内尔力不从心,没法保持其凌厉攻势,马林不甘落后,奋力将比分追平并赶上。

“马林接发球越来越好,而我则差了些,在相持球中又输了几分。16:11听起来像是赢定了,其实不是,很快我就被追成16:14,这一分很关键。如果我能打到17:13,我就可能会赢。”瓦尔德内尔说,他在16:13时曾有个好机会,但没能抓住,“我本想将球直线打回去,却运气不好失了分,当然我在该局前些时候也得过运气球,所以没有什么好抱怨的。马林是个非常出色的球手,他的正手攻球极端凌厉,但在这次半决赛上,他的主要取胜武器不在于此,而在于他在比赛进行的中间突然改变接发球方式,打半出台,令我一时难以争取主动。”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