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逃离北上广

2014年3月4日21:08:23 发表评论 4,504

出处:南风窗(夏 语)

很多人带着悲情逃离北上广,但在二线、三线、四线、五线城市晃了一圈,在沉闷、压抑、恐慌中,又逃回北上广

我也是逃离北上广人群中的一员。只是,我没有逃回,而是以创业青年的身份,在家乡的四五线小城市留了下来。

现代化是一根指向前方的箭头,一直向前,停不下来。我们如果没有跟上,就会恐慌。从一线城市到二线、三线城市……一直到农村,代表了现代化在时间-空间上的等级链,一线城市似乎就是这个游戏的中心,是最新的社会演化的策源地。不在一线城市,我们在心理上好像已经落在了最新的社会演化的后面,在农村,则完全被社会变化所抛弃和遗忘。

这是很多人逃到北上广来的重要原因。其它也很重要的原因,是自由,是机会。在逃离和逃回北上广的背后,是每一个人的命运浮沉。

我的故事,也是很多逃离北上广的人的故事。

逃离

2013年10月,这是一个我难忘的日子:选择了逃离广州,成为万千逃离北上广大潮中的一员。

走或者留,经过了很多的亲朋讨论和劝解,包括原单位的领导,苦口婆心地说:“你看,全公司七八百号人,你一个专科生做到大区总监了,虽然上升空间有限,但是现在各方面的待遇还是可以的啊,公司也在积极筹备上市,如果成功了你不就马上可以少奋斗多少年了么?”家里人更是不理解,“好不容易在大城市打拼了十来年,工作、生活、家庭各方面都算是稳定了,现在闹着回来是哪样?虽说在广州没有自己的房子,但好歹收入是看得到的,回来一家老小怎么办呢?”

我知道,对于个人来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逃离问题,而是人生的抉择。从刚开始热血奋斗的羞涩小青年,到现在30多的大叔了。承载了我的梦想、奋斗、泪水、激情、无奈……十多年的城市,就要说再见了。而我的青春,永远的留在了曾经的广州。

时钟转到2002年3月,广告学专业即将毕业,想都没有想,就随着南下的列车到了广州—据说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这里实现理想找到定位的一个城市。

广州,我来了!

此时,中国经济全线飘红。2002年也是中国高考政策扩招后的第一批毕业生,那一年去大城市的毕业生也比往年多很多。

那时候的广州,遍地都是机会。房价并没有这么高,新港西路还是破破烂烂的水泥路,地铁没有这么挤,珠江新城、小蛮腰完全在设计师的手稿里。熟悉的黄埔大道西的冼村、天河路的石牌、南方报社背后的杨箕村……每天上下班的时候,无数个热血青年或拖着疲惫的身躯,或带着信心满满的热情冲入一栋栋高耸的写字楼。

广州似乎只有夏季和冬季,没有春秋。3月就是夏天了,没有一个角落逃脱得了阳光的直射,我们脱下从家乡穿过来的厚厚的外套,精神抖擞。

首先要解决的是住宿问题,小区高昂的租金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显然不适合。城中村自然的成了我们当时的最佳选择,亦可说是无奈之选。康乐村,密密麻麻的房子,伸手就可以摸到隔壁的窗户。遍地的垃圾,店铺林立,呼啸而过的摩的,脏,乱,人山人海。可是对于马上要实现理想的热血青年来说,这算什么?这是天降大任。我们7个同学,合租一套约20平方米的一房一厅,其实就是一间房隔成了两间。床是买的铁架上下铺,饮食不习惯就做饭,轮流做家务。到了周末可以好好睡个懒觉,打打游戏。除了要考虑找工作以外,其他的跟在学校别无二样。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