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跟着感觉走-瓦尔德内尔传(24)

2015年7月8日16:49:44 发表评论 1,790

球场之外

I、新赛季的开始

今天是星期六,是国家乒乓球队新赛季集训期前一天。昨天国家队的球员们玩到很晚,先是打名人高尔夫球,然后由巴士送去一家舞厅跳舞,直至深夜。

“七朋”是国家队队员托马斯.冯.谢勒的别号,七普(打高球)是高尔夫球员当球落至绿草地边时用的一种打法。我来到“七朋”的房间,那里的电视正开着,微风抚弄着窗帘,桌上摆着一堆感冒药,他大概感冒了吧。

自20世纪60年代以后,国家乒乓球队每个月集训一星期,这个制度奠定了瑞典乒乓球走向胜利的基础。今年队员们集训的条件显得比往年好,这是队员们以参加世界上最大的青年足球赛“嘉士杯”开赛前的表演赛而换来的报酬。

“七朋”半躺在床上看电视,没一会儿,瓦尔德内尔就进来了,他拿起一个枕头斜躺在“七朋”边上也看起电视来,屏幕上正直播英国高尔夫公开赛的第三轮赛,瑞典的高尔夫球手吉士伯.帕那维克正在打第一杆,这时大概只有世界大战爆发才会阻止他们俩人观看自己非常崇拜的高尔夫高手的比赛。

“你看到没有!”瓦尔德内尔指着电视激动地大叫,泰格.伍兹刚刚从离旗杆20米开外的地方,一个“七普”就直接将球打入洞中,“真是太漂亮了!”

几个国家队的乒乓球手们刚刚从美国来,在美国他们打了一个星期的高尔夫,每天要打7个小时。

在电视转播期间,瓦尔德内尔及“七朋”不断给我上课,介绍高尔夫高手们分别赢了什么大赛事,他们有什么弱点、强项,解释美国公开赛及英国公开赛场地的不同,又分析为什么泰格.伍兹在英国公开赛上发挥得不好。

瓦尔德内尔最喜欢的高尔夫球手是西班牙的巴勒斯泰罗,他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世界级水平,像瓦尔德内尔当年一样是个神童。

“他的球感很好,有一次他从停车场打了一个搏迪(得分少于标准数的一击)。”瓦尔德内尔跟我说。

我坐在靠窗的扶手椅上看比赛,这些高尔夫高手们即使在大风中仍能将球打到该去的地方。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乒乓球大师们会对高尔夫高手们这么崇拜。与乒乓球相比,高尔夫既没有速度又没有强度,还没有比分交错上升时的激动人心。对于他们视高尔夫球手们为世界体坛上最棒的运动健将的说法,我没法同意。

当晚是国家乒乓球队这个赛季的每一个集训周的第一次集会,由教练乌尔夫.卡尔松讲解集训事项。老队员们,按卡尔松的说法,即瓦尔德内尔、佩尔森、托马斯.冯.谢勒和林德,还有年轻队员如彼得.尼尔松、米基尔.佐格令等都在座。老队员每天安排一次技术训练,一次体能训练,这样就意味着他们每天下午有时间打高尔夫球。新队员们则要多些训练,夏天时他们就每天安排两次技术训练再加体能训练,现在仍要这样。

“对于老队员来说,这一周很重要,夏天你们放松了,现在必须进入状态,训练任务不是很重,最重要的是要注意训练质量。”教练接着又说,“星期一晚上我们看全国足球联赛,然后还有其它活动,我届时会通知,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提?”

老队员们对星期日跑步训练的时间安排不满意:“能不能晚一点跑步?帕那维克要在下午3点出场。”

教练回答说:“不用急,你们只会错过他打前面的四至五个洞。”

老队员们可不能容忍错过观看瑞典名将帕那维克在英国高尔夫球公开赛上的第四轮即最后一轮的开头,继续与教练商议。结果在发扬民主的前提下教练与队员们取得一致:早一点吃午饭,早一点开始跑步,以最快速度跑完规定距离,然后可以看高尔夫球赛直播。

第二天,当我9:30进入训练场地时,几乎人人都在往自己的球拍上粘胶皮。瓦尔德内尔及托马斯.冯.谢勒已经上场练球了。由于集体准备活动还没开始,所以他们两个利用这段时间打起了他们发明的新玩法:一人占据一个球台,两球台相距约10米。这10米距离就相当于是球网,而每人前面的那张球台则相当于球台的两个半边;打起来就像在真的球台上一样,开球时球先碰到自己那张台,然后跳过10米落到对方那张台上,球在那10米上空飞来飞去,有时一个回合球会来回飞上五、六次。

训练正式开始,教练卡尔松说明了首先要训练的几个动作,安排了对练人员,又叫了哈坎松来带领大家热身。大家绕着球台跑步时,瓦尔德内尔追上刚从英国来的新队员马休.赛义德,跟他聊天,想使他更快融入集体。热身一刻钟后,大家便各就各位开始了对练。新的一个赛季又开始了,对于瓦尔德内尔来说,这是他第16个活跃在世界顶峰的赛季。

我坐在一边与按摩师安德斯.约翰松谈起瓦尔德内尔的身体素质。他说从瓦尔德内尔的身体毫无劳损这一情况来看,瓦尔德内尔似乎不像已在世界乒坛顶峰打了这么多年球的老将。他还说,瓦尔德内尔的体型非常适合打乒乓球,身高正好适中,四肢比例合理,胸部以上肌肉发达,长期高强度使用身体的局部也没有问题。打起球来全身活动均衡协调。按摩师又接着说,瓦尔德内尔的肌肉比一般人想像的要发达,很少受伤,偶尔受伤也很容易恢复。诸如腰部、劲部有点酸痛,或者手腕有点不舒服等等。瓦尔德内尔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并且也很爱护,按身体情况所需来接受按摩,不多也不少。他总是根据自己的感受合理安排体育活动,但按摩师约翰松觉得,瓦尔德内尔应该在训练期间加大体能训练的分量:“在那方面,瓦尔德内尔大有潜力可挖,我认为他对体能训练的态度将对他的乒坛前途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他体能素质好,那他在乒坛顶峰的活动期将延长,相反的话,挂拍的日子就不远了。从他的体能素质可以看出他愿意在乒坛顶峰呆多久。”

“休息啦!”教练卡尔松叫道。

40分钟的训练结束了,瓦尔德内尔向他的对手打了个带侧旋的弧圈球,然后手将球拍放在球台上,几步跑到饮料箱那里,取过一瓶矿泉水,一阵猛喝。一边还一边做怪脸:“以前打球打得快,也没有现在这么渴。”

休息一会儿以后,训练又开始,球飞得越来越快,球员们个个大汗淋漓,今年的目标是为参加在荷兰举行的欧锦赛做准备。我忍不住问他这样的比赛对他有没有吸引力,会不会觉得训练没有动力。去年搞这个集训时,他有奥运会及世乒赛两大赛事做目标。瓦尔德内尔解释说:

“总有事情吸引我,9月份是欧洲精英赛,在那里可以看看欧洲高手们的水平如何,然后是瑞典全国大赛,接着是世界杯,再后就是瑞典公开赛,那时会有最好的中国选手来参加,因为我们答应中国队,那时会派最佳球员去。新年后是欧洲12强选拔赛,然后是欧锦赛。在上届欧锦赛上,我得了3个冠军,如果这次再得3个冠军我就开心了。”

记得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去看国家队暑假休息后的第一个集训。当时以盖亭为首的法国队也来参加集训,过了不到两个月,他们就去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了。

对瓦尔德内尔来说,那是他的第150次集训,但看起来就像他的第一次。他总是第一个去吃早餐,第一个去贴胶皮,第一个开始训练。在休息时,他与盖亭嘻嘻哈哈,玩笑不断,可转眼一开赛,他就在瞬间里变得精神高度集中,认真拼杀,俨然换了一个人。

我极佩服瓦尔德内尔举手投足总是那么充满活力,朝气蓬勃,在球场内外都给人一种生龙活虎的感觉。把他和训练大厅里的球员一比较反差就很胆显示:别的球员就显示得动作慢些,精神状态也没有像老瓦那样高昂,而老瓦则浑身散发着高涨的执情,尽管那是他的第150次集训,但对他来说好像没有比与一群好友在一起集训、练球更好玩的事了。

在那里,他是那样满足、快乐,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其它地方见过老瓦像在球场上一样自由自在,痛快淋漓。我想瓦尔德内尔离开球场的日子还遥远得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