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跟着感觉走-瓦尔德内尔传(25)

2015年7月9日16:51:00 发表评论 2,208

II、在卡尔玛打高尔夫

艳阳高照,卡尔玛的高尔夫球场在我眼前展现,这是瑞典最漂亮的高尔夫球场之一。我在沙丘草坪间找瓦尔德内尔。找到他时,他正在往蓝道上的第7个洞拨球。

“一连三对”,他很满足地一边将球塞入球袋,一边对我说,“但开始时,我打得太糟糕了!”

瓦尔德内尔头戴棒球帽,身穿浅绿色T恤,米色短裤,脚穿白色乒乓球袜配黑色高尔夫鞋。他喝完一瓶饮料后,给我讲起了上一个星期在瑞典举办的斯堪的纳维亚高尔夫球精英赛上,他看到的一个精彩场面:

“柯林.蒙特高米利真是太厉害了,他从110米的远处打,球在绿草坪那里弹了一下,我们都认为这球一定会弹到离旗杆很远的地方没想到这球会有极强的下旋,居然又拐回来,落在离洞只有几十公分的地方,真是太神了!”

瓦尔德内尔是从80年代起开始打高尔夫球的,每年夏天,乒乓训练结束后,他就开始打高尔夫:与“苹果”在斯德哥尔摩郊外的高尔夫球场打,与俱乐部的队友们在卡尔玛郊外打,还参加各类赞助商举办的名人高尔夫赛。今年的暑假 -- 全年唯一一个没有其它安排的星期,当然他变毫无例外地将之用于高尔夫球上,与他的老朋友“苹果”及林德和托马斯.冯.谢勒一起打。

瓦尔德内尔一边打球一边说:“我们曾在美国迈阿密的蓝星高尔夫球场打过,那球场真是棒极了,美国的一些大型高尔夫球比赛都在那里举行,我们每天都有36个洞,12场球,空气湿度是90度,这高尔夫球就像有毒性一样,上了瘾,就只有疯打了。”

瓦尔德内尔喜欢户外活动,他说高尔夫球的“残疾计分法”很好 -- 这样不同水平的人一起玩,仍可保证大家玩得尽兴。

今天他跟卡尔玛乒乓球俱乐部的头阿克.帕尔松一起打高尔夫,在打第8个洞之前,他说这是这个球场最易打的一个,但结果却糟透了 -- 球擦着草尖飞,像个新手打出的球一样。

“这样的球今天已是第二个了!”他边说边摇头,“日子还是要过下去了,尽管眼下让人沉重得很。”

我们不禁大笑起来。

瓦尔德内尔的“让杆数”为9,他打高尔夫球有点像他打乒乓球,快上走向高尔夫球的样子,就像他打乒乓球要开球那样,击球动作短速而有力,需要有好球感的地方,他表现得就比较好,比如在草枰上拨球进洞。球越难打他越兴奋,发挥得也好。比如有一次他的球落在很远的地方,离草玶有135米,而他前边还有两棵松树,两树之间的空间只有1米。只见他不慌不忙,一记狠击,球不偏不倚在两树间穿过,飞过130米的距离,落在离旗杆只有几米的地方。但他从来没有上过高尔夫球课,全部手势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这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来,比如击球时转身不够漂亮,打出的球不够平稳,还时不时会失手。

这时瓦尔德内尔摆好姿势,打球入洞。

“如果这样能打到离旗杆5~6的地方我就满足了。”瓦尔德内尔说。

“你是指5~6米,还是5~6公分?”

“5~6厘米。”他答道。

这一类笑话,他经常是随口而出,令人捧腹,他自己也是笑口常开。

有一次在晚会上,节目主持人想寻开心,便问瓦尔德内尔是不是经常“漱口”。(这里指喝酒的意思。)

“我每天刷牙两次。”瓦尔德内尔马上回答,滴水不漏。

这时在高尔夫球场的另一边尼布洛姆正跟他儿子聊天,老尼布洛姆是卡尔玛乒乓球俱乐部的主席,小尼布洛姆则是全国高尔夫球13岁年龄组的第二名。

老尼布洛姆年轻时也是打乒乓球的,正是他和两位乒坛老朋友列那特.马格努森和比亚特克里德当年一起立志要将卡尔玛俱乐部办成全国一流的俱乐部。他们找到几家大公司做赞助商,以足够的钱请到瓦尔德内尔加盟该俱乐部,半年之后,卡尔玛俱乐部便一举在全国联赛中获得团体冠军。

“今天你要跳什么舞?”老尼布洛姆问瓦尔德内尔,他们准备打第11个洞。

瓦尔德内尔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笑瓦尔德内尔击球时两脚转得过分了些,于是他笑了笑:“你原来是指这个。”接着便以过分夸张的脚步击球,而且连续几次都是这样,让我欣赏了一阵绿茵场上的高尔夫球探戈。

瓦尔德内尔喜欢打高尔夫球,这很好理解。高尔夫球场总是那样绿草如茵,树木葱郁,丽日蓝天下让人心旷神怡。这里没有乒乓球训练馆的大汗淋漓,没有外地比赛时住旅馆的枯燥无味,没有在各种机场候机时的百无聊赖,而且高尔夫球对于瓦尔德内尔来说是新的领域,这里总是有新的东西要学,总是充满了挑战,不像乒乓球技艺那样已经磨练得炉火纯青。

“靠自己的摸索来学会打高尔夫球的一招一式,这是我喜欢它的原因之一,但我是成不了高尔夫高手了,那要从小学,击球技艺得稳定才行。”瓦尔德内尔说。

瓦尔德内尔与阿克.帕尔松打完18个洞之后,又接着与尼布洛姆打9洞,他们约好每3洞分一段,每段领先者得60克朗,最张赢得全部9孔也将得到60克朗,钱少面子大。

“平常我俩打总是我赢得多,”安德斯.尼布洛姆说,“打败瓦尔德内尔是件很令人开心的事,因为他最恨失败。”

瓦尔德内尔听见这番话,却默不作声,只是全神贯注地思考着如何才能打好,嘴里自言自语,说自己球杆可能抓得太紧了。

这时太阳已下到远处树梢顶上,月亮也爬上了深蓝色的天空,蚊子开始向我们袭击,四周树丛里的蝉场此起彼伏,整个高尔夫球场空荡荡地只剩下我们几个。尽管天色已晚,远处的旗杆与杨树群已几乎连成一片,无法辩认清楚,瓦尔德内尔等仍打得十分起劲,击球场在空中回响,球像燕子一样在空中飞跃,球一个接一个地落入洞中。

后来为了在天彻底黑下来之间赶完全场,他们简直是一路小跑着打。第9个洞是最后一个洞也是决胜的关键,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瓦尔德内尔与俱乐部主席尼布洛姆都想着一心要打败对方。第9个洞在120米外,击了两次球后,瓦尔德内尔的球离旗杆不到2米,而尼布洛姆的则在约3米远的地方。

在这关键时刻,瓦尔德内尔向对手施加了压力:

“如果你这球进了,我跟着也进球,那么我们两就平了,如果你这球不进,而我进了,那我就赢了。”

我发觉尼布洛姆有点受影响,他左右思量了好一阵才击球,但力气稍微小了些,球差了那么一点不进洞,瓦尔德内尔一下就掌握了全部主动,如果他进洞,那他就赢得了面子及那几十块钱。

我想起国家乒乓球队的几个队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瓦尔德内尔超人的必胜信念及顽强意志,而且这些特点不仅仅是表现在乒乓球场上。

我还想起国家队教练跟我讲的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与瓦尔德内尔联手打一场名人高尔夫球赛,对手是曲棍球名星哈塞及奥拉尔.约翰松两兄弟,而那时教练卡尔森和瓦尔德内尔要取胜的唯一一线希望是瓦尔德内尔从沙丘障碍击球直接入孔。当时瓦尔德内尔才开始打高尔夫球,“残疾系数是17”的新手是不可能打好这一球的。

面对600多名观众,瓦尔德内尔沉着镇静,站好,起杆,击球,这超常发挥的击球动作完美得令职业球手都叹为观止,球入孔了!

现在又是一显示身手的时刻,他的球离旗杆约1.8米,只见他先细心观察地面坡度,然后走向球位,弯身,击球,球直线奔向旗杆,入洞!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